您的位置  文化宁波  娱乐

盛夏去象山花岙岛看千年传承的晒盐技艺

  象山花岙盐场全景。

  方学正在“打花”。

  盐是人们日常生活中最常用也是最不可或缺的一味调料,是“百味之祖、食肴之将”。

  象山县拥有悠久的制盐历史,曾是响当当的“贡盐之乡”,晒盐技艺传承至今已有1300多年,在岁月的长河中,不少盐场逐渐消失,如今,在象山花岙岛还保留着一处海盐手工晒制盐场,上千年来盐农海上采盐的历史足迹在这里清晰可见,而这也是历史文明的一个缩影。每年盛夏,古法晒盐采盐的火热场景在这里反复上演。

  晒盐靠太阳天越热盐农干劲越足

  7月22日,大暑,烈日当头,热浪滚滚。

  在象山花岙岛大佛头山下,千亩盐田如同调色盘多彩,一片片盐花在太阳的炙烤下闪烁着晶莹,40余户盐农迎来了一年中最忙碌的生产旺季。正午时分,潮水快速上涨,海水被放入盐田最高处的澄清池,烈日下,新一轮的晒盐就此展开。

  方学正和林梨萍是一对“夫妻档”盐农,在花岙盐场晒盐已经有14年了。中午最热的时候,方学正戴上一顶草帽就出门晒盐了。

  方学正拿着一根竹竿,一头绑着一根长长的绳子,在盐田结晶滩中来回拖动,看似简单,其实非常费力气。

  “这叫‘打花’,这个结晶滩已经是晒盐的最后一步了,卤水盐度达到了24.5度,达到了出盐的浓度,每半小时就要‘打花’,这样可以把粗盐结晶体打散,让盐更加均匀细腻。”方学正告诉记者,这个绳子长,在卤水里拖动不仅考验臂力,还要掌握力度。

  从空中俯瞰,“打花”后的结晶滩如同一幅巨大的抽象画,白色的盐勾勒出盐农们的艰辛。

  下午2点,室外温度达到了37℃,虽然方学正干活时一直都戴着草帽,但是猛烈的阳光,还是把他的脸晒得火辣辣地痛。

  “我们晒盐就是靠太阳,日头越猛,晒出的盐就越多,我们的收入也就越多。”方学正笑着说,自己习惯了烈日下干活,现在对阳光的灼晒已经有了免疫。

  八级滩晒盐传承着古法晒制技艺

  “打花”完成后,方学正又跑到卤池,用盐度计测量卤水盐度。

  “卤水盐度要在24.5-30度之间,超过这个范围就不行,原来我也是个门外汉,卤水盐度一直掌握不好,都是徐场长在一旁指导,现在我晒出的盐不仅数量多,而且品质也高。”方学正口中所说的徐场长名叫徐安清,是花岙盐场场长,主要为盐农们提供技术指导,同时他也是晒盐技艺省级非遗传承人。

  “我们花岙盐场是八级滩,一到五级是蒸发,六、七级是调卤,最后一级是结晶。保留了古法晒盐的技艺。”今年62岁徐安清是舟山岱山人,家中三代晒盐,他从16岁就开始继承父亲的晒盐手艺,成了一名晒盐人。

  据说徐安清介绍,晒盐这行有“旱晴天纳潮头,平时纳潮中,雨后纳潮尾,夏秋季纳夜潮”的说法,每年的6-8月份是晒盐的旺季,也是决定晒盐产量的关键期。

  “东海的海水比较浑浊,潮水纳进来以后,首先要在澄清池里沉淀24小时,让海水里的一些杂质沉淀下来,之后在通过水管引入一级蒸发滩里。”

  由于沉淀物种类不同,每一级蒸发滩都呈现出了不一样的颜色,而每一个蒸发滩的卤水盐度也不同。

  “虽然都是蒸发滩,但是盐度都不一样。低盐度蒸发滩的卤水要放到高盐度的蒸发滩中,我们行话叫‘走水’。”徐安清一边介绍着,一边开始“走水”。他打开连接两个蒸发滩的水管,利用盐田的高低落差,让卤水流入下一个蒸发滩。

  要日晒夜收日子艰辛却别有一番滋味

  7月23日凌晨2点半,花岙岛上空银河璀璨。而在点点星光下,盐农们开始了收盐工作。

  方学正负责挑盐担,妻子林梨萍负责推盐归堆。

  林梨萍穿着雨靴,用木耙将结晶出来的盐堆到一起,然后用铁锹把盐铲到竹簸箕里,看着海水变成了一堆堆盐,林梨萍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。由于两人长年累月在烈日下劳作,皮肤晒得黝黑,与黑夜融为一体。

  “最近天气好,出盐比较多,这些天没白辛苦。”为什么要选择在凌晨收盐呢?林梨萍说,如果白天收盐,会影响卤水质量,这样海盐的产量和质量都会下降。

  凌晨5点多,天边开始泛红,太阳即将出来。

  “老方,我们得加快速度了,天快亮了。”林梨萍催促道。

  “好嘞,还有几担就收工了。”方学正猛喝了几口水,用毛巾擦了一把脸,起身继续收盐。短短3个多小时,两人一共收了3000多斤盐。

  盛夏是晒盐最好的季节,但也是最坏的季节。

  “晒盐是看天吃饭的,最怕台风天,每年都会有一些影响。去年两次台风,产量少了一半,损失很大。不过我们俩口子既然选择了这一行,再困难都会坚持下去。”方学正言语坚定而平静。

  尽管有不可预知的风雨,日晒夜收也很艰辛,但盐农们倒映在盐田里的身影依然从容不迫,那忙碌的身影如那一颗颗晶莹的盐粒,看似平凡无奇,却是人生中不可或缺的滋味。宁波晚报记者郑凯侠文/摄

  网友这样说

  叛逆:小时候我家就是晒盐的,每天放卤水,拉盐花,收盐,真的辛苦,遇到雷阵雨,还要抢收所有的海水盐水,那真的是崩溃。

  我爱多多:古法盐最好吃,小时候的味道,为象山人感到骄傲!

  健康养生(体彩)君君:希望能一直保留下来,我家这边的盐场已经没有了。我们以后的下一代都不知道盐是怎么晒出来的,希望孩子们能懂这些东西,代代相承。

免责声明: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,并不代表本站观点,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。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告知,本站将立刻处理。联系QQ:1640731186
  • 标签:英文校园小说
  • 编辑:孙艺珍
  • 相关文章
友荐云推荐
热网推荐更多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