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首页  宁波经济  楼市

【玩家说】,蔷靖潞影你我最初的游戏记忆

如果没有游戏,我们会变得怎么样呢?当你第一次打开一扇游戏的大门而不想离开的时候,你又会如何做呢?而对于我们这个时代来说,游戏中蕴含着无比丰富的可能性,以至于吸引无数玩家投入其中。有关这个娱乐载体的记忆中,最初的,也许不是最美好的,但也应是人生中最难忘的一段经历。

而游戏媒体Polygon的编辑们,向我们讲述了他们第一次接触游戏的故事,也许有些平淡,不过,,这不也曾是大家经历过的吗?

1.Allegra Frank:《班卓熊大冒险》 

【玩家说】,蔷靖潞影你我最初的游戏记忆

我不太清楚我第一次拿到任天堂N64手柄时是几岁了。

我和我的姐姐喜欢玩具反斗城(Toys "R" Us)的游戏专区。尽管没有游戏机,但是我们还是经常会去那里,盯着那个曾经认为是有史以来最大的电视。我抓住了那个任天堂N64手柄,然后按照曾经看到过的方法,左手拇指在操纵杆上,右手拇指在A键上。我们要让这个可爱的萌蠢的熊跑来跑去,就像那些在我们之前玩这个游戏的人一样。

我不记得我们玩这个《班卓熊大冒险》玩到第几关,以及我们呆了多久了。不管我们在那个机器前做了什么,但那足够让我迷上了N64手柄,甚至于让我迷上了视频游戏。

【玩家说】,蔷靖潞影你我最初的游戏记忆

“看着只穿着短裤的大笨熊,”我姐姐和我兴奋起来,“它在跑!它在跳!它的背包里有一只鸟!而它做的所有动作都是听我的命令!”

或许《班卓熊大冒险》在那时也并不是一个很完美的游戏,但是对于我而言,这是非常让人兴奋的时刻,也是我之后热爱游戏的开始。

我曾经沉迷游戏很长时间,比如《口袋妖怪》、《塞尔达传说》和《超级马里奥》等等。但是我其实很少有机会玩这些游戏。哪怕在玩具店里看到班卓熊的模型我都激动得不行,我下定决心要改变。之前我都是在一旁默默地看着表兄弟们玩PlayStation,那是我就幻想着能有自己的一支手柄。

其实我很晚才拥有自己的任天堂N64,但《班卓熊》是我在上面玩的第一款游戏。结果我发现。我并不是真的爱玩!不过也没关系:这是我走进游戏世界的第一扇门,就够了。

2.Ashley Oh:《狮子王》 

【玩家说】,蔷靖潞影你我最初的游戏记忆

我玩的第一个游戏是世嘉MD上的《狮子王》。我记不起我当时多大了,反正已经大到会说“卧槽,这是啥?”。

它的画面明亮而多彩,我当时稚嫩的大脑无法理解它——我只知道我想去触摸它。当然,那台世嘉MD不是我的(后来也没有买),是我的表兄弟的,不过这并没有阻止我玩游戏。

我也不记得我玩到多少关了,反正打得很不错。这款游戏甚至对成人来说都算难得,对小孩更是如此。也许哪天我会重新玩一遍。在那之前,我只能珍惜当年蹲在床底下攥着手柄玩游戏的美好回忆了。

3.Ben Kuchera:《小行星》 

【玩家说】,蔷靖潞影你我最初的游戏记忆

我玩的第一款游戏,也不记得是在哪个平台上玩的,是《小行星》。我当时很小。我的表兄弟家里有一台游戏机,他们同意让我试玩。

我从没有玩过这样的游戏。我感觉自己身处在宇宙中,为自己而战。那些线条和交互感对当时的我来说太伟大了。

这个游戏在当时是很先进的,而且我有充足的时间玩,我想玩多久就玩多久,这可真是一款令人惊叹的好游戏。

那台电脑当时就放在地下室,就是为了玩游戏设计的。它变成了我的玩具。它就像一个我能在其中释放想象力的小窗,让我体验到人类的奇思妙想。所有的科技都汇集在一个和电视相连的盒子里,让我能尽情徜徉在游戏的梦境中。

4.CHARLIE HALL:《夜行者》 

【玩家说】,蔷靖潞影你我最初的游戏记忆

我的第一台游戏机是Intellivision,合金和木质纹理的组合看起来一点也不神圣。我们家每次出门度假都会带上它。这台老Intellivision撑了大概十年,在我和哥哥换世嘉MD之前,总有那么一两个游戏可以在那台机子上流畅运行。

我觉得这一切和80年代中期游戏业的衰败有关,我父亲那时经常会从隔壁的游戏用品店淘打折的游戏卡带,在我用Intellivision的十年间就一直有游戏玩。

我记得我玩的最多的游戏就是《夜行者》。就像Intellivision上所有的其他游戏一样,它玩起来很诡异。

你从一个小房间里开始游戏,在地图的正中央。这是整场游戏中你唯一安全的场所。在这个房间之外,各种各样的蜘蛛、蝙蝠和疯狂的机器人以不同的速度四处游荡。

蜘蛛行动很慢,会沿着墙慢慢地跟你走。他们很好躲避,但你一碰到他们你就死了。蝙蝠就比较讨厌了,碰到他们,你会昏迷几秒钟。

最残忍的就是机器人。

玩过几轮之后,你会遇到两三只不同的机器人在以不同的速度追赶你。最后就好像跳舞一样,你得提前预测好他们的位置、移动路线和移动速度。

Intellivision是个很棒的游戏机,但是上面的手柄真是糟糕到……他们怎么设计出它来的?

每个手柄的顶部是一个类似电话的拨号键盘。这个设计很聪明,因为你可以通过这些按键在游戏的地图中移动。手柄底部是一个小圆盘,我们曾经改装了它,结果并不理想。

真正蛋疼的是按键,它一共有四个按键,手柄的两边各有两个,简直是手指和手腕杀手。

听着《夜行者》的音乐,我马上被带回了那个小房间。我记得我的脚下是一块棕色地毯,我仿佛能感觉到从树丛刮过的冷风,穿过车库灌进了房间。最重要的是,我能感觉到那种疼痛,而且是身体上的疼痛,因为我攥着那个坑爹的手柄一次就是几个小时。

无论如何,我爱《夜行者》。

5.Clayton Ashley:《口袋妖怪红》和《口袋妖怪蓝》 

【玩家说】,蔷靖潞影你我最初的游戏记忆

在看到《口袋妖怪》在同龄人之间的爆发式流行之后,我就知道自己最早的游戏记忆和许多人一样:《口袋妖怪》。

往年的圣诞节,我的兄弟姐妹会和我在地下室等待接受圣诞老人的礼物。但是那一年,我的哥哥事先收到了礼物,在我们等待礼物的同时先和我们分享。那是一份《口袋妖怪红》和《口袋妖怪蓝的》的官方游戏攻略。

这是我第一次听说《口袋妖怪》。

在开始游戏之前,我们努力钻研着所有的宠物图鉴、进化、技术手册等等。我最后决定用小火龙来当我的初始宠物,因为我想要攻略封面上的喷火龙。

然后我们弄了好几份《口袋妖怪红》和《口袋妖怪蓝》,还弄来了另一台Game Boy,这样我就能和哥哥交易和对战了。我选了小火龙,哥哥选了杰尼龟。

免责声明: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,并不代表本站观点,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。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告知,本站将立刻处理。联系QQ:1640731186
友荐云推荐